创造力可以在课堂习得吗?

icecream / 设计理论 / 03.12.14

当走进公共洗手间,却发现隔断门锁是坏的,这让马修·拉休很困扰,当然,遇到同样的问题时谁都会感到郁闷。幸好拉休有妙招,他发明了名为“洗手间保镖”的工具。站在布法罗州立学院的同学们和教授辛迪·伯内特面前,拉休展示了一个用大垫圈、金属环、壁钩、橡皮筋和林肯积木做成的玩意儿。将金属环塞进缝里,然后扭转方向,就能让门一直关着。而且,它尺寸很小,可以装进夹克衫的口袋里。

世上充满了各种问题,但学生们在创造性研究概论这一课程中展示的项目揭示了许多人们可能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大一新生埃利·福琼带来了他的运动鞋与极客应用程序,它能识别你在街头看到的时髦运动鞋的牌子。大三学生詹森·卡斯卡特将对打保护垫缝在肥大的练武服上,这样再也不会把它们落在家里了。

“我并不期望他们成为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或是发明飞行汽车,”伯内特博士说。“但我希望他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能够更加卓有成效、足智多谋。”她说,希望她的课程能提高学生的创造性。


创造力——察觉问题并找到巧妙解决方案的能力——曾被认为是天才或神灵启示的产物,而今则作为一项珍贵且可培育的技能得以重塑。它与标准化考试和标准化思考相背离,与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所需要的创造性契合。“现实是,要在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里生存,你需要有创造性,”布法罗州立学院创造性研究国际中心主席杰勒德·普奇奥说。该学院有全美历史最悠久的创造性研究项目,最早的相关课程开设于1967年。

“这就是为什么大学越来越重视创造,”他说。“因为市场需要创造力。”普奇奥博士说,长期以来,批判性思维一直被视为通往成功的关键本领,但这还不够。他说,创造力超越了纯粹的综合与评估,而是“更高阶的能力”。这样的发展并不突然。近20年前,“创造”就替代了“评估”,位列学习目标布鲁姆分类的首位。在2010年,I.B.M.针对33个行业中1500名首席执行官的一项调查发现,成功至关重要的因素是“创造力”。目前,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用户档案中,“创造力”是连续两年来使用最多的时髦词。

传统的学术科目仍然重要,但随着学科知识风驰电掣地演变,教育者们越来越多地谈论起“过程技能”——挑战的再框定策略,信息推断和转变策略,以及接受和处理不确定性的能力。

学校课程表中涌现了许多创造力研究课,并成了一项能力证明。作为纽约州立大学的分校,布法罗州立学院计划设置了创造力博士学位,并且已经开设了硕士学位和本科辅修项目。旧金山的赛布鲁克大学也开设了相关硕士学位和文凭项目,并于2011年在其心理学博士学位项目中增设了一门相关专业。费城的德雷塞尔大学开设了一个三年期的在线创造力硕士学位课程。北卡罗来纳州劳林堡的圣安德鲁斯大学已经增设了一门创造力辅修课。而且,创造力研究有时往往是跨学科的,是全美商业、教育、数字媒体、人文、艺术、科学与工程专业的新选择。

东肯塔基大学应用型创造性思维新辅修课程协调员罗素·卡彭特说,突然间,“校园里出现了一个更大的话题:‘鉴于E.K.U.学生的具体情况,创造力适用于哪些专业?’”卡彭特博士说,来自于护理、司法与安全等一系列专业的40名学生报名参加了这一辅修课程。他预计,随着内容的不断丰富,这一辅修课程的报名人数将翻一番。司法与安全专业的学生也参加该课程?卡彭特博士解释说,因为学生们希望拥有帮助他们解决公共安全问题并处理社区问题的工具,而且能够将这一能力证书带到就业市场上去。

对主修传播学的拉休先生来说,该证书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他相信辅修这一课程是有意义的。“它意味着:‘这个人不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学生。他们能够用到这一技能并在工作的其它方面发挥主观能动性。’”

基于需求的创造力并不像它听上去那么不得了。当然,有些人天生就比其他人更有想像力。但点燃校园创造激情的是一种信念:相信每个人都有创造力,而且人们可以通过学习变得更加富有创造力。

几乎每个教育学的工具箱都应用类似策略:利用发散思维(产生多样的见解)和聚合思维(找出有效的方案)。当然,真正的天赋在于怎样发散和聚合。

普奇奥博士和搭档开发了一个方法,称为四面法, 并向学校、企业和个人推广。在布法罗州立学院课堂中使用的该方法包含四个步骤:明确问题、形成概念、发展与执行。人们趋向于使用某些特别步骤,这体现了他们的基本思维方式。明确问题——问对问题——是关键,因为人们经常错误地描述或理解一个问题。“如果你的问题框定有误,就很难取得突破,”普奇奥博士说。 形成概念是头脑风暴,需要摆脱建立解决方案的习惯,并且可能发现方案不起作用,必须重新开始。执行需要说服他人,让人相信你的点子是有价值的。

环境工程师兼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创造、创新与变革”的首席教官杰克·美森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一门大一研讨班课程,他称其为“失败101”。他说,那是因为“失败的频率和强度是课程的隐性原则,练就富有创造力的心智需要大量试错。”他的网络课程在9月份吸引了12万人。

他最喜欢布置哪些任务?根据失败的经历构思出一份简历,并从中找到这些事件对你做选择时的意义与影响。或是用20根冰棍棒搭出一个最高的结构。这个任务的奥秘在于折断棍子并重新考虑它们的用途。“一旦有人在课堂上开始折断棍子,”他说,“一切将变得不一样了。” 美森博士也要求学生“打破一些文化规范,”例如翻个筋斗进图书馆。关键是:“去调查文化中的哪些内容阻止你创造出一些新的或不一样的东西。由于许多事没有效果,你将看上去很蠢,那么看上去像个傻瓜会是什么样的?对此你该怎样处理?”

在创造性研究概论课程上,查尼尔·梅加和雅思敏·佩顿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点子:校园社交点。 这个教训正是团购网站Groupon创始人布拉德·科维尔冒险的基础,他也是美森博士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学生。“我是失败价值的绝对传道者,失败是创造力的一部分,”科维尔先生说。他指出,Groupon是在网站ThePoint.com失 败的基础上获得成功的,原本人们想通过网站组织集体维权行动,结果却组成了打折团购。美森博士给科维特先生的指导是,不仅要愿意承受失败,更要懂得失败是通向最终成功的关键道路。科维尔先生说,由于搞学术的人对失败敬而远之,大学“总是塑造出了太多思维刻板的人,”而且还鼓励学生重复和内化那些“万无一 失”的想法。

乔治亚大学创造力与才能发展托伦斯中心主任邦妮·克兰蒙德也深信大胆冒险,她称之为参与竞争的必要之举。今年,该中心增设了创造力与创新跨学科研究生文凭项目。她说:“着眼培养创造力的新生将专 研两个或更多专业的交集领域。”克兰蒙德博士说,当不同领域的想法碰撞时,将激发出新的思路。她援引了一门将工程和艺术专业学生组合的本科课程,学生们对公共空间使用提出了新设想。在托伦斯中心使用的基本创造力工具包括类比分析法、寻找规律并建模、玩鼓励新想法的游戏以及学习提取问题本质。

在伯内特博士的创造性研究概论课程中,学生们探索创造力的定义、富有创造力人群的特点以及提高自身创造力的策略。其中包括改变问题描述的方式(把困难描述成问句),学习不要本能地反驳新的想法(而要先找出它的三个优 点),并且按需要的解决方式将问题分成需要行动、计划或发明的类别。课程的关键目的是让学生以好奇的态度,从新颖的视角去观察和思考。她说,发明开始于 “你将怎样……”之类的问题。

伯内特博士是一名充满活力且幽默风趣的指导员,她用功夫招式测试了卡思卡特先生的武术垫。在上一学期接近尾声时,她把便利贴板(全系一学期用400块板)倒在了教室书桌上,并说明:在淡黄色的板上记下你学到的东西;在彩虹色的板上分享你要怎样使用所学。然后,她让学位们分组执行一连串指令(头脑风暴的基础方法):“延后评判!争取数量!疯狂发散!互相启发!” 在学生们的尝试和受挫中,他们得到的不仅仅是学术上的收获。一名学生写道:“我将变得更加乐观。”另一名学生说:“我将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任务。”还有的说,“我能够想出更多点子。” 当要求学生们具体描述时,他们谈到了信心和适应能力。“许多人不能处理未知的情况,且变得慌张。我现在处理得更加得心应手了,”脖子上挂着Dr. Dre的Beats头戴耳机的计算机信息系统专业学生罗尼·帕马说。

卡思卡特先生补充说,当拿到任务时,“你会去思考用其它方法来解决问题。”例如,他将他工作所在的图书馆分支的DVD登记和上架流程进行了精简。

让自己置身于挑战中,后退一步,暂停,等待睿智方案的涌现——与这样认为创造力需要一点魔力的思维相比,将它看作是一项实用技能,能够通过学习获得并应用到日常生活中的观点是180度的翻转。

布法罗州立学院教授及几本创造力主题的书籍的作者罗杰·法尔斯坦(Roger L. Firestien)说,创造力研究的目的是学习“使创造力产生而不是等待它冒泡”的技术,“创造力并不需要神的启示。”

 

 

关注我们,关注创意:

(官方微信订阅号,更多实时内容期待您的关注!)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http://www.fisherv.com

文章标签: , , ,

  • icecreamair